重思茶居

一月 14, 2007

最低工資利與弊

Filed under: 經濟解構,時事剖析 — 科思 @ 1:31 下午

上一篇「從經濟學看最低工資」嘗試從經濟學的角度解釋最低工資的影響,當中完全不包括價值取捨,即好與壞,應與否(一門科學不應包括價值取捨,應以客觀的方法去解釋現象)。這次,本貓將會加入價值取捨,探討最低工資的好與壞,並作出建議。不過,請注意,當一門科學被加入價值取捨,便不再是客觀,而是涉及了主觀的意見了!

最低工資有什麼好處

  • 保障僱員薪資:通常當一個社會處於經驗低潮,失業率高企的情況下,僱員通常沒有協商的能力,而當僱主就有可能趁機將工人的工資壓低,低於一個人基本生活需求的薪金。有了最低工資,低收入人士就業就能取得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薪金。
  • 維護僱員尊嚴:現在有很多低技術僱員你受到僱主剝削工資,工作時間長、工資待遇卻很低,有人稱這種現象為「在職貧窮」,通常這些人的自尊心都比較低下,使他們不太願意接觸社會,最終會被人歧視、孤立自我。而最低工資可以則解決這一個問題。
  • 縮窄貧富差距:最低工資在短期縮窄貧富差距的效果不大,但是長遠來說,因為最低工資僱員了滿足基本生活需求,使他們的後代能夠專心學業,爭取更好的知識,在未來就不會再是低技術僱員,更能爭取更高的工資,解決所譯「世襲貧窮」。
  • 維持社會穩定:低收入人士的薪金有保障,有機會減少因低收入而衍生的社會問題,如自殺、犯罪、家庭暴力等。
  • 促進經濟發展:最低工資對宏觀經濟的正面作用──僱員的購買力改善能帶動各行業的職位增長。

最低工資有什麼壞處

  • 增加失業人口:一些中小企業或服務性行業未必能夠承受因為最低工資帶來的勞工成本上升。為了降低成本,可能會裁員,或以其他代替品取代勞工,如自動化,將某些業務北移,甚至轉用黑市勞工。如此一來,失業人口勢必提高。失業的人對社會,對經濟都有著負面的影響。
  • 扭曲市場機制:正如上文所述,設置最低工資,將會令市場失衡,而且每一個行業都有各自的工資水平,一刀切的最低工資,將會令資源出現錯配,某些勞工市場會出現過低的工資,某些工市場會出現過高的工資。如果每一個市場各自設置一個最低工資,其資訊成本是非常之高,基本上是不可行的。
  • 削弱競爭能力:最低工資明顯是政府干預了市場運作的一種行為,無形中增加了僱主的營運成本,削弱了他們的競爭力,不利於經濟發展。香港作為最自由的經濟體系,最低工資其實不利香港的經濟自由地位。
  • 損害年輕工人的就業機會: 通常年輕工人的經驗會較少,所以僱主只願意支付較低的工資。如果有最低工資的限制,僱主就只會願意請有經驗的工人,令年輕工人完全失去就業機會。最終就會 令技術傳承出現問題,做成青黃不接的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通常是有經驗的工人支持最低工資的原因。同時,年輕人的失業問題亦會產生不了社會問題。

建議及總結

無疑,最低工資是對低技術工人有著一定的幫助,亦對社會有著它的優點,但是最低工資亦存在著一些致命性的缺點。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信奉自由經濟 學派的,如果問我對最低工資的立場,我一定會說最低工資是不可取的,政府的干預是越少越好,市場會自然調節,令失業率下降至自然失業率,工資是市場應給的 酬勞。我不會在此不斷說服別人去接受我的意見,我反而希望當政府或立法會就最低工資的問題進行研究的時候,能考慮以下問題:

  1. 最低工資對失業率的影響,假設經濟不變的時候。
  2. 最低工資對總整經濟的影響,包括:
    • 某些工人的薪金上升,從而消費上升,經濟得益的程度。
    • 因最低工資而失業的工人(年輕人及有經驗的工人)的購買力下降,經濟受損的程度。
    • 因最低工資而導致企業的競爭力下降。
  3. 貧富差距因為最低工資而有所縮窄的程度。
  4. 技術的傳承問題,不過這一個問題不大,因為最受影響通常是低技術的工種,所需要的培訓相對較少。
  5. 最低工資的水平。

不過,在目前的情況,看來就最低工資立法是不可行的,而本人亦都不認為立法就可以解決問題。本貓就建議政府設立一個最低工資委員會,定期檢視香港每一個行業應有的、適合的且合理的最低工資,以約章形式要求各行業自律,自行設定最低工資,薪酬低於最低工資的企業將之列入黑名單,並定期公佈,讓社會去約束。同時,亦要加強工會的職能,使員工有更大的談判籌碼,與資方談判。雖然這樣未必能讓所有公司實行最低工資,但因為公司可以自行平衡實施最低工資及被列入黑名單的成本與利益,作出最合乎他們利益的選擇,相對立法,這一方法對市場的影響是最少的。

廣告

1 則迴響 »

  1.   對, 在社會裡就必然會有價值的判斷, 我也有。

      有些商人在這地死搾爛搾, 現在要他不要搾到這麼盡, 工人也是人, 要過活的時候, 他就大言不慚面無愧色的以搬走作恫嚇, 於是, 最低工資的壞處才會多了「增加失率人口」這一項。

      那麼, 這「增加失率人口」, 到底是「為最低工資立法」而帶來的, 還是從另一個源頭帶來的, 應由該源頭負起這責任?

      另外, 這個平衡/沒失衡的市場價格, 一直有大量人為的手手腳腳, 手手腳腳去導致成……

    迴響 由 內木一郎 — 一月 25, 2007 @ 5:24 上午 | 回應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